第十四届中华技能大奖获得者——幸利军

稿件来源:技能竞赛处发布日期:2019-03-05

幸利军

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

轧钢工? 高级技师

幸利军,男,44岁,中共党员,汉族,曾获得全国技术能手、全国青年岗位能手、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从上海最年轻的技师成为技能专家,幸利军坚定而执着地在生产第一线书写着精彩人生。他先后获得80多项国家专利、宝钢认定的技术秘密百余项,诸多创新成果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成为钢铁行业相关领域技术引领,近3年创直接经济效益9000多万元。他的技术不仅应用在宝钢股份热轧厂,还推广应用于新疆八一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宝钢不锈钢有限公司、宁波钢铁有限公司等企业,每年产生效益1087万元。

一、扎根现场,攻坚劲头赛专家

工作之始,刚刚踏上热轧厂卷取机岗位的幸利军发现: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卷取主操,就必须跨越工种界限,掌握机械、电气以及计算机方面的专业知识。他上班几乎只做两件事:努力提升本岗位技能和不断学习新的岗位知识,日积月累他的技能水平有了飞速进步。幸利军用了近两年多的时间就取得了卷取机组的5个上岗证,第三年便取得了本机组业绩排行榜最优。在公司组织的青工技术操作比赛中,他以扎实的理论功底和一流的操作技术,取得第一名的好成绩,被破格晋升为技师。

在幸利军的身上总有一股在难题面前不服输的劲头。2004年,塔形缺陷成为2050毫米热轧向宝钢新日铁汽车板有限公司供料的“拦路虎”,合资方对塔形质量提出了近乎苛求的要求。距离宝钢新日铁汽车板有限公司投产只有1年了,设备改造已经没有时间,而要请外方专家指导,对方开出的又是天价。以幸利军为核心的攻关项目组决定靠自己的力量啃啃这块“硬骨头”。而幸利军的自信,有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对轧线两个最关键工序的了解和掌握。通过创新卷取机非对称侧导板的防塔形缺陷的控制方法等专利技术,幸利军只用半年时间就解决了这一生产质量难题,投产至今热轧供料从未出现因塔形缺陷退料的情况。

二、勇于创新,问题点就是创新点

卷取机打滑故障是卷取机疑难故障之一,自2050毫米热轧开工后的十多年来一直未能彻底解决。幸利军大胆放弃了长期以来依靠减小辊缝控制打滑的方法,通过创新助卷辊辊缝零调方法、助卷辊的辊缝设定方法等专利技术,杜绝了此类事故,彻底治愈了困扰热轧多年的顽症。

2050毫米热轧卷取机进行大规模改造期间,卷形返修量急剧上升,严重影响了公司物流。幸利军被调入卷形攻关小组,经过两个月的不懈努力,幸利军大胆否定德方专家对卷形质量控制困难的论断,提出产生卷形不良的根本原因是德方设计的夹送辊零调程序存在缺陷,对德方的设计进行了20余项的修改,使卷形质量稳步提高,卷形返修量由每月868卷下降至51卷。

卷取机头跳废钢一向是热轧卷取机组最多发的废钢事故。此类事故的主要原因是2050毫米热轧的热输出辊道间距设计过大,而要对382根辊道全部进行改造,费用巨大。幸利军带领TPM小组对事故进行攻关。通过在卷取机前创新增设防带钢头跳装置等措施,仅仅投入8000元,使该类事故由2002年下半年的46起减少至2003年的6起,因事故引起的故障时间由1000分钟减少至88分钟,为提高2050毫米热轧产能作出重大贡献。

幸利军总结的“热轧高品质卷取控制技术”,使2050毫米热轧的卷形质量显着提升。卷取拉窄、边部缺陷修理率、卷形缺陷最终封锁率等主要指标超过国外知名钢铁企业,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三、技术传承,行业内亮工匠精神

在“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不锈钢事业热轧厂卷形控制技术推广”项目中,幸利军通过诊断助卷辊压力控制模型、提供关键参数设定原则等措施,使其碳钢塔形封锁率由2.05%下降至1.24%,不锈钢塔形封锁率由10.52%下降至5.67%,并杜绝了打滑事故,公司评审年效益623万元。

在“宁波钢铁有限公司热轧厂卷形控制技术推广”项目中,幸利军通过改进侧导板短行程控制,优化助卷辊踏步控制等措施,使其塔形降级率由0.29%降低至0.023%,塔形次级率由0.04%降低至0.004%,公司评审年效益211万元。

在“八钢1750毫米热轧降低卷形不良发生率的技术推广”项目中,幸利军共输出技术秘密16项。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使其卷形不良发生率由4.15%下降至0.22%。经八钢方面核算,该项目每年可为其创造253万元的效益。

2015年幸利军发明大倒角定宽机模块。通过特殊设计的模块,使板坯边角部冷却速度显着降低,大幅减少边线和毛刺缺陷。该技术在2050毫米热轧实施后,边线缺陷降级报废次由2014年的3235吨下降至2017年的766吨,毛刺缺陷降级报废次由2014年的3776吨下降至2017年的213吨,终于攻克了困扰前人多年的热轧毛刺缺陷。

幸利军在普通的工作岗位上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坐标,他为自己的选择而骄傲,为自己的付出而自豪,但他没有为接踵而来的荣誉感到沾沾自喜。他还是他,还是那个扎根一线、追求精品的宝钢赤子。